正式闭关,来年见。

Snow Deep(下)

「4」

 

“那把你甩掉的人该是什么样的人物呢......我是说,你是大学老师,风度翩翩,还这么......性感。”Lee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说不清的微妙表情。

 

北极圈的黑夜静谧而漫长,Richard觉得这个男孩真的拥有窥探人心的能力,控制着呼吸的声响,他已经不敢直视那双烟绿色的眸子。

 

他是美国人,还是个演员。这只是他一贯的表达方式。Richard对自己说。

 

“这样下去我们会陷在雪地里,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不会停了。”Richard打开车门,风雪立刻呼啸着灌入车内,“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,到有人的地方去。”

 

两个人都下了车,狂风夹着暴雪瞬间将他们吹成瑟瑟发抖的落叶。

 

“这真是棒极了!”Lee冲他喊道,还欢呼了一声,即使狂风暴雪,年轻人也总能笑着打趣。

 

Lee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看起来像个巨大的雪球,他被风吹得眯着眼睛,耷拉着八字眉,Richard突然想要冲他笑笑。

 

Lee一手伸进窗户控制着方向盘,两个人艰难地将雪地里的车向前缓缓推动。

 

“Richard,你猜我们要推多久!”Lee已经气喘吁吁。

 

“不知道,大概到天亮吧!”Richard也冲他喊道,风声让他几乎听不见自己的声音。

 

“那就加把劲,趁我们还没冻成雪雕!”

 

风雪中两人闭紧嘴巴,防止吸入更多的冷空气,不知推了多久,直到他们的靴子被积雪淹没,已经感受不到双腿的存在。

 

“我们先进去歇歇,我带了吃的。”Lee招呼二人上车。

 

Richard拍掉头上肩上的落雪,坐进车里,虽然车里的温度已经降得很低,但没有狂风的侵袭还是让他们好受了些许。

 

Lee将面包递给他:“你为什么不去温暖的地方度假,比如西班牙意大利?英国这时候也很冷吧。”

 

那个国家的名字猝不及防被提及,Richard原以为他会和以前一样,对那个地方仍有苦涩难言的情愫,令他意外的是,此刻他竟然只是陷入了回忆和遗憾中,不再像过去那样,如心口的倒刺般不可触碰。

 

“或许我在逐渐走出阴霾,或许我来到这里恰恰是正确的。”

 

Richard突然冒出这么一句,Lee反应了一下,明白过来他是在说失恋的问题,看来他猜对了。

 

对方是西班牙人。所以他讨厌温暖的地方,讨厌那个热情的国度,选择北上。

 

“你能这么想就对了,没有不会到来的黎明,也没有不会停的大雪,我们也不可能永远被困在这里。你知道的,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了,困倦感将我们围绕,但在这么寒冷的地方我们却不能让自己睡去,那可能会是不会再醒来的长眠。所以我们唯一能做的是什么?吃饱了,继续推车,把我们两个送到暖和的地方去。”Lee冲他眨了一下眼睛,绽放开一个年轻而好看的笑容。

 

Richard突然觉得自己一贯理性的工科生脑子有点混沌了。

 

 

 

「5」

 

Lee非常爱说话,声音低沉却带着些软糯轻柔,为了扛过最难熬的凌晨1点到3点,他讲了自己从小到大的趣事见闻,笑声有点傻乎乎的却带着感染力。

 

四周一片寂静,举目只能望到无际的森林和看不到尽头的路,仿若这广阔天地间,只剩下他们两个。车里的空间实在是太小了,Richard察觉到自己的内心似乎发生了连他自己也难以解释的可怕转变。

 

他明明是抗拒那种热情阳光的,在这寒冷冬夜,男孩的存在,却如同终将会升起的暖阳,如同终将会发芽的新绿,如同终将会融化的冰河——让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十年前,那个相信着一切美好的年纪。

 

来时的低落心情,眉间散不去的阴霾,他半年都未走出的深渊,都在这个特别的夜晚发生了巨大的转变。他不敢相信,已经年过而立的自己,竟有了少年时的冲动。

 

他把这定义为心动。

 

这一切来得毫无征兆而疯狂,对方竟是一个刚刚相遇几个小时的陌生人,却让他莫名有着亲近感,仿佛他们的相识不该在此刻,而是在十年前或是更早。

 

Richard绷紧了神经,局促地清了清嗓子,让自己清醒一点。

 

“真遗憾今天看不到极光了,可惜明天——准确的说是今天我就该回国了。”Lee叹息着,“可我还是会完成这个心愿,也许某一天还会回到这里。你还会回来么?”

 

“或许吧。”

 

“你刚才说喜欢看音乐剧,如果我有机会去英国,能请我看一场吗?”

 

是不是太明显了,Richard想,但他看着Lee真诚的眼睛,回答道:“随时。”

 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。你瞧,我们两个倒霉蛋谁都没带手机,还好车主留了纸笔给我,写一下你的电话吧。”

 

记下了电话,外面的雪似乎小了些,Richard拍拍Lee:“我们继续吧,不指望三点的街上有人了,但耗下去也不是办法。”

 

于是二人接着在更深的积雪中艰难地挪动着车子,Richard常年锻炼,体力和耐力都比单薄的Lee强许多,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他们路过了一个废弃的加油站,设备已经被撤走,只留下招牌被白雪覆盖。Lee无奈地冲Richard摇摇头,他们今天的运气真是差到极点。

 

这一次两人没有停下来休息,一直到车子上的时钟显示着六点半。天仍然没有亮,但他们想也许会有一些人醒来了。

 

“我们别推了,这样费力不说还浪费时间,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前面找找看有没有人,然后打电话给救援拖车。”Richard说道。

 

Lee却摆摆手道:“还是我去吧,这条路我熟悉,再往前就是通往镇子里的丁字路口。”

 

Richard看着高个子男孩踏着快要没过小腿肚的雪远去的身影,回到车上取暖。

 

 

「6」

 

一夜未眠让他的神经有点迷糊,太安静了,连和他说话的人也走了,很快他便昏昏欲睡。刚陷入睡眠,他便感觉到侵袭全身的寒冷开始由外向内蔓延,搓搓自己的脸,Richard强打起精神,这时候已经是早上七点半,而天色仍旧暗如黑夜。

 

不久后他终于看到了拖车的身影,欣喜地下车迎接,Lee大老远地就把上身探出车窗冲他招手。拖车在他的车子前面调头的功夫,Lee已经跑下车,踩着厚厚的雪向他跑来,给了他结结实实的一个拥抱。

 

“总算得救了!”

 

冷空气被他们相触的部分挤了出去,肩膀上的力度真切而踏实。要怎么形容呢,就好像寒冷深渊被某种美好而温暖的东西填补,Richard拍拍Lee的后背,发觉自己并不想结束这个拥抱。

 

但拥抱还是适时结束了,礼貌而又亲近。

 

“上车吧,我真是太幸运了,刚过丁字路口就有一家motel,借了他们的电话叫了拖车过来,大雪天的他们肯来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

镇子很小,所以他们很快就到了汽车租赁公司,查明原因后Lee付了一些修理费用,两人一起吃了早饭,在小餐馆门口道别。

 

“晚上的飞机,不过我等下就得出发去奥斯陆了,祝你接下来的日子玩得开心。”Lee依然笑得甜美,“告别拥抱。”

 

“我想我要先回去好好睡一觉,盖着棉被。”Richard回以微笑。

 

Lee张开手臂贴了上来,又退了一些,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:

 

“你失恋的对象,是男人吧?”

 

Richard还没从被戳中心事的震惊中缓过神来,Lee已经离开他转身走了几步,又停下来用稍微大一些的声音对他说道:“别惊讶,同类的直觉而已。”

 

Richard望着消失在雪中的身影,脑子空白了许久许久。

 

 

「7」

 

伦敦。

 

一个普通的周五,下课后Richard照常解答完同学们的问题后向办公室走去,看着这些年轻活力的孩子们,他总是不由自主想到那个一个月前和他只相处了一夜的美国男孩。

 

或许对方根本没有将写着电话的纸条从车上拿下来。

 

他们隔着大洋,怎么想都太离谱了。

 

今天伦敦难得是大晴天,Richard整理着课件,想着下班后去喝杯酒,就在这时他的手机震动起来——陌生的号码。

 

“您好,我是Richard Armitage。”他接起电话。

 

对方的声音透过电流变得熟悉又陌生。

 

“嗨,音乐剧的约定还有效么?我是说,我到伦敦了。”

 

-END-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故事就到这里了,以他们俩现实中的发展速度,我觉得一夜生情并不夸张。他们还有漫长的一生相守。有时候我不免会想,如果两人早一些遇见多好(所以写了这篇),但我想命运的安排才是最好的。

祝我们的舅舅生日快乐,祝两人幸福长久。

这其实也是一则俗套故事啊噗

评论(13)
热度(31)

© 一池青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