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式闭关,来年见。

Siren Illness 第十章(人类!索林×海妖!瑟兰NC-17)

--------轻微虐身预警如有不适请不要大意掐死lz------------


Chapter 10.


 


血。


 


空气里满是血的味道,呛得他几乎昏厥过去,他咬紧下唇,又一波鲜红色的血浆涌了出来。


 


再忍忍,再忍耐一下。


 


就快了。


 


瑟兰迪尔冲着血泊中自己惨淡的倒影苦笑了一下。


 


都是因为这该死的鱼尾,它毫无益处,多余,累赘而丑陋。也是因为这该死的鱼尾,他必须和索林分开了,直到那人类寿终正寝。他不是没看到柔声安慰着他的索林眼中闪过的失望。


 


他让他失望了。


 


自从这条鱼尾出现在他身体上那一刻起,它也一直令自己失望着。他变得被动敏感又无助,每当看到那位伟大神祗的雕像都让他恨不得将之毁为粉末。他曾经风光无比,动动手指便可以引起一场大海啸,而现在他该死的只会用歌声来吸引无辜的人类。


 


如果他能拥有双腿。


 


大量的血液沿着地板的纹路滴落在清澈的池水里,不一会儿便染红了一大片。或许他会这样死去,又或许这样的刺激可以让他奇迹般地找回失去的力量,不管怎样,他都不愿再这样活下去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暴雨已经落了半日,轰隆的雷声扰得索林心神不宁,自从那天知道真相之后,他就没给过其他人好脸色。他曾经觉得瑟兰迪尔危险而美丽,是荆棘中开出的花朵,可现在的他那么无助又绝望,索林对此毫无办法,他帮不上任何忙,他不会自不量力到去找那个诅咒海妖的神祗对峙。他痴痴地爱着那个人鱼,或许他们应该再也不见面以保证对方不失去生命,这太过残忍,或许,他现在就该去把瑟兰迪尔带回来,留在他的身边,告诉他他不会惧怕,即使天神的诅咒也无法使他对瑟兰迪尔的爱恋退却。


 


顾不得倾盆大雨瞬间将全身淋了个透,他等不及了,不安的预感让他再也坐不住,无视途中遇到的两个外甥,他快步来到码头,雨幕下他看不清海上的情况,因此当那艘小船行驶到离他很近的地方他才看到,那艘船速度快得出奇,索林抹了一把脸,驾船者不正是那两只红发海妖?


 


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索林停在原地没动,怔怔看着她们利落地停靠抛锚,斯基拉直接从船板跳到栈桥上,快步冲上来揪起了索林的衣领:“你对他说了什么!”


 


索林就知道他不好的预感灵验了:“他怎么了?”


 


他三步并作两步翻身上船,厚厚的毛毡搭成的帐篷里,瑟兰迪尔紧闭着双眼蜷缩在下面,卡吕布狄斯握着他的手。


 


“瑟兰迪尔!”索林跑上前去查看他的情况,瑟兰迪尔的金发上都染上了血红,嘴唇颜色淡得如同他白皙的肌肤,他再向下看去,裹着鱼尾的白色布单也浸出一片殷红,看到这状况,冷静如索林也几乎要发狂,他扯下一块毛毡将瑟兰迪尔裹紧,确保不会被大雨淋到,他抱起瑟兰迪尔快速走回了宫殿,与此同时他让人去叫的医者也到了。


 


“给他止血!”索林扶起瑟兰迪尔的上半身,让他靠在自己怀里,用体温温暖瑟兰迪尔冰冷的身体。


 


白色布单下的状况让索林倒吸一口气——


 


他不忍心再多看一眼,只吩咐医者手法利索一些。瑟兰迪尔呼吸微弱,索林胸膛传来的温暖让他苏醒了一些,他动了动手指,轻轻喊了索林的名字。


 


“瑟兰迪尔......我在,我在......”


 


怀中的人鱼没有回应,只是继续用轻弱的声音叫着索林的名字,因为疼痛而紧锁的眉头上聚满了汗珠,染血的发丝粘在脸侧,索林将它们拨开,亲吻着他的太阳穴。


 


他懊悔得恨不得给自己一刀。


 


“瑟兰迪尔,你睁开眼,睁开眼看看我,我在这里......”


 


似乎是终于听到了索林的碎碎念,瑟兰迪尔的眼睛睁开一条小缝,没有更多的力气再抬起眼皮了。


 


“索林......我以为...我可以,得到......”泪珠自眼角滑落在下巴,“一双腿...”


 


索林想骂他傻瓜,一张口却只能发出哽咽,他摇着头咬着下唇,眼泪滴落在瑟兰迪尔的脸上,那人鱼却还在试图扯出一个微笑。事情比他想得还要糟糕,他暂时不能再让瑟兰迪尔离开他的视线了。


 


一直站在门口的海妖两姐妹把这场景看在眼里,对索林心怀不满的斯基拉也捏着手指沉默了。


 


处理好伤口后,索林将瑟兰迪尔放在他的床上休息。门外除了两个海妖外,还多了他的两个外甥。索林走了过来,让她们先回去,卡吕布狄斯点点头,见索林沉着脸,又加了一句:“你的外甥们很可爱,尤其是那个黑头发的。”


 


“休想打我外甥的主意,你这该死的海妖。”索林回道,连吵嘴都没了力气。


 


海妖们留下了船只,纵身消失在大海中。


 


“舅舅,那两个海妖有腿,可是他为什么...?”奇力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
 


“别问了,我也想知道。”索林允许两个孩子走到床边。


 


“他真好看,舅舅你眼光真好。”


 


“臭小子,少操点闲心。最近忙得没空管你们,这就要骑到我头上了。”


 


听到舅甥三个的谈话,瑟兰迪尔微微睁开双眼,被他们逗得微笑起来:“你们关系真好......”


 


男孩们齐刷刷抬起头冲着瑟兰迪尔绽开乖巧的笑容,这画面让瑟兰迪尔嘴角上扬的弧度又大了一些,索林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这两个卖乖的外甥,只好在他们乱糟糟的头顶又揉了一把。


 


打发走外甥们后,索林喂瑟兰迪尔吃了些清淡的食物,傍晚时分终于雨过天晴,瑟兰迪尔缩在索林怀中,喃喃着“疼...”,看来是草药的药效过了,他又唤来医者换了一次药,索林的怀抱让瑟兰迪尔的身体不再那么冰冷,仍旧虚弱的他又沉沉睡去。


 


见瑟兰迪尔睡得安稳,索林走出宫殿,心头的愁绪无处宣解,他的烟斗早被两个外甥没收交给了他们的妈妈,于是他打算去找些酒来喝。


 


夜里的小花园只有景观池反射着点点微光,他踩着湿漉的草坪向酒窖走去。


 


“索林,年轻的国王。”一个轻柔的女声突然在他身后响起,吓了他一跳。


 


索林回过头,一个几乎发着金光的陌生女子站在花丛中,她有着金色的长发,身着白色长裙,面容神圣美丽非凡,一瞬间他以为这是瑟兰迪尔的同类。


 


一时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,这也许是幻觉也说不定。


 


“请问您是......?”


 


“终于见到你了,孤山之王。我是......”


 


索林在听到对方报上姓名的瞬间便单膝跪地,恭敬地低头行礼。


 


 


“阿芙罗狄忒。”她说。


 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*女神上线!成也女神败也女神(在说什么鬼= =


sy同步更新~~


*艾玛我好像没表述清楚,渣文笔太可怕噗,瑟兰是把自己鱼尾割开了(逃

评论(28)
热度(42)

© 一池青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