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式闭关,来年见。

Siren Illness 第九章(人类!索林×海妖!瑟兰NC-17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我是为攒人品半夜再更一章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--

Chapter 09.

 

瑟兰迪尔将头靠在雕花的池边,睡得十分恬静。

 

索林放轻脚步,他来得有点早,太阳还未升起,岛上一片寂静,他尽量不让自己注意岛边那堆白骨,那明显比他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又多了一些。

 

这和瑟兰迪尔无关,他告诉自己。

 

金发人鱼安静的睡颜让他看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,没有寒气逼人的冰蓝色眸子,没有故作冷淡的表情,长长的睫毛投映在白皙的肌肤上,放松的面部线条柔和了许多。索林安心下来,困意席卷,坐靠着立柱小憩。

 

等他再次睁开双眼,朝阳已经将立柱的影子投射在大殿里,瑟兰迪尔仍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沉沉睡着,阳光洒在他露出的一小片白皙后背和左肩,近乎银色的长发在光照下被镀上一层亮金,和阴影处形成对比,他整个人都在发光,如同穹顶上彩绘的天神。

 

索林静静地欣赏了一会儿,觉得是时候叫醒瑟兰迪尔了,他还不知道他的人鱼是个贪睡的家伙,他一直以为不食人间烟火的瑟兰迪尔不需要睡眠和进食。于是他走近,采用温和一点的方式,轻轻叫了他的名字。

 

瑟兰迪尔被鱼尾的疼痛折磨了六天,他已经很久没有真正地休息了,昨夜情况好转,症状减轻,他才得以踏实睡一觉。感觉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,轻轻抚摸他的头发,他在那手心传来的温暖中逐渐醒转。

 

索林看着他的人鱼皱起眉头睁开美丽的双眼,像是还没睡够似的整个人又往他的掌心蹭了蹭,索林像是发现了珍宝似的看着一改常态疑似在撒娇的人鱼,不禁轻笑出声。

 

听到他的笑声瑟兰迪尔再次睁开双眼,抬头望向他,不确定地问:“......索林?”

 

“我从来不知道你们这么晚还不起床。”的确,瑟兰迪尔的两个姐姐也都还没动静。

 

恍惚了片刻,瑟兰迪尔确认这不是梦,澄澈的双眼又恢复清冷,他后退了些,摆脱索林的大手。没想到会这么快再见到索林,他鱼尾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,更没有做好准备和索林摊牌。

 

“清醒了?”索林看他恢复了往常的样子,有点想笑,“有没有吃的?我饿了。”

 

“哟,你还真不客气。”卡吕布狄斯的声音从门口传来,“我说一大早的,这岛上怎么多了个,男人。”她特地加重了男人两个字。

 

索林依旧不想给她好脸色,收起笑容站直身子,微微扬起下巴看着她。

 

“瞧瞧你,孤山之王,再用这样的表情对着我,我可要对你歌唱了。”她勾勾手示意索林过去,“这里没什么你能吃的东西,只有自己捕鱼了。跟我过来。”

 

索林看了一眼瑟兰迪尔,对方冲他点点头,饥肠辘辘的索林只好遵从食欲,跟着红发海妖去海上捕了些鱼和牡蛎,架起火堆将它们烤熟。

 

肉的香味让索林放松了些戒备,他决定旁敲侧击打听瑟兰迪尔的事情。

 

“瑟兰......”他还没说完名字,卡吕布狄斯便打断了他。

 

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,我同样不会说的。没错,他早就认识你,不过这不代表什么,你是人类国王,而他......”红发海妖欲言又止,“如果是为他好,离他远一点。”

 

索林停下了吃鱼的动作,不解地看向她。

 

“想想未来吧,国王殿下。你看得到未来吗?”她像是替索林回答似的摇摇头,转而叹息道,“我本不该说这些话,但是看到你来了,他的状态好了很多。吃完快回去吧,拿着这些,哄着他吃下,他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。”她指了指放在腿边的新鲜果子。

 

 

看着瑟兰迪尔小口小口一连吃掉了几个果子,索林放下心来,他猜平时瑟兰迪尔也会吃些鱼类,不知为何,他就是执拗地认定他的人鱼不会吃人。

 

“吃饱了吗?我要开始提问了。”索林将瑟兰迪尔散落的一缕发丝拢至耳后。

 

金发人鱼打掉他扔逗留在耳尖的手:“你的问题怎么这么多,我说过不会回答。”

 

索林料到他会是这反应,拐弯抹角绝对不是上策,对付这个金发家伙呢,越直白越好。

 

“承认吧,你喜欢我。”

 

此话一出,那人鱼像炸毛的小动物一样(或许是河豚)全身戒备,语气咄咄逼人,迅速涨红的脸蛋却出卖了他。

 

“谁说喜欢你!”

 

索林伸手攫住了正要逃远的人鱼,把他拉回了池边,他的目的达到了,心情好得不得了。

 

“好,你不喜欢我,你最讨厌我。所以我们要一直待在这沉闷的大殿里?外面阳光那么好。”说着他跳入水中,拉着人鱼向外面游去。

 

瑟兰迪尔的状况好多了,除了部分伤口还隐隐作痛,他的愈合能力比另外两只海妖强一些。想到那夜和她们的谈话,瑟兰迪尔绝望地想,这也许是最后一次平和的见面了,他或许该留些美好的记忆,就当做是黑暗来临前最后的晚宴。

 

就今天,就这一次。

 

他暗暗握紧了索林的手,感受到他的动作,索林加深了脸上的笑容,两人向海洋深处游去。

 

游到某一处时,瑟兰迪尔停了下来,打了个响指,索林不解他的意图,对方只是神秘地微笑,看得索林又是一阵心动。

 

片顷后他明白了瑟兰迪尔的举动,因为他的整个身体腾空了——一只海豚托起了他!

 

被海豚顶翻在水里的狼狈样子让瑟兰迪尔笑出了声,眼睛都弯成两弯月牙。

 

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的人鱼如此开心的样子,不顾一身狼狈,他游了过去攫住瑟兰迪尔的双手,把他带入怀中,低头吻了下去。

 

人鱼没料到他的突然袭击,轻轻挣扎了一下,索林被不知又从哪里窜出来的海豚撞了个趔趄,被迫中止了亲吻。瑟兰迪尔低着头,忍俊不禁的样子让索林又想好好欺负欺负他,于是看到那讨厌的海豚游得稍微远了些,他揽着人鱼柔韧的腰肢再一次品尝他美味的双唇。

 

唇齿交缠,人鱼渐渐将双手搭上他的肩膀,转而捧起他蓄着胡须的脸,不远处海豚跃出海面,他想,没有比这更美好的时刻了。

 

揽着腰肢的大手缓缓向下,抚慰般画着圈游走在凉滑的鳞片上,在他抚摸到某一处的时候怀中的人鱼吃痛地挣扎了一下,指下的触感有些异样,索林放开了瑟兰迪尔,带着询问的眼神查看他刚刚摸到的左髋部。

 

颜色暗淡的鱼尾上,出现了明显的鳞片脱落,没有完全结痂的伤口还在渗着血。在瑟兰迪尔慌乱的推拒中,他又查看了整个尾部,鱼尾的状况让他吃惊又心疼。

 

“这是怎么回事?你必须回答,不然我就把你带回埃雷波直到你痊愈为止。”

 

瑟兰迪尔眼眶泛起了潮红,不知怎的,每每面对索林都让他觉得自己变得脆弱了起来:“这是诅咒,海妖的诅咒。我们不能......”

 

索林想起那个夜晚挣扎着不让他触碰鳞片下穴口的人鱼,恍然明白了他当时的情绪为何那么激动。

 

“海妖一旦情动,就会受到神罚。如果你和我完成了...那件事,你会死。”瑟兰迪尔的声音逐渐变小,颤动着睫毛抬头望向一脸惊诧的索林。

 

“海妖得不到爱情。”

 

 

 

 

那天,得知真相的索林,却没有被瑟兰迪尔口中的真相击退,他只是轻轻将瑟兰迪尔拥入怀中,不停地道歉,发誓以后不会再让他陷入同样的折磨中。

 

“你已经得到了,爱情。”索林吻着他的侧脸,绝望而又坚定地低声说着。

 

 

瑟兰迪尔盯着他的鱼尾,他一切诅咒和惩难的源头。

 

就好像,他的视线可以化作锋利的剑,剖开他的鳞片,那里会出现一对正常无比的双腿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发现一个低级bug,so悄么叽儿的改了,所以改完之后某个人物设定与原作有异,诶嘿(手动再见

评论(11)
热度(25)

© 一池青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