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式闭关,来年见。

Siren Illness 第八章(人类!索林×海妖!瑟兰NC-17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我是瑟兰鱼尾好痛痛预警分割线【揍。---------------------

*啰嗦一句尤尼斯是前文提到过的索林把她当成妹妹的小姑娘,王室的王妃候选人。

Chapter 08.

 

奇力看着他的舅舅一早上魂不守舍的样子,确信自己对于索林和那只海妖之间关系的猜测并非无中生有。

 

昨天入夜时分,奇力从国王宫殿后的小花园路过,恰好看见从小河一路游到景观池的索林,以及幽暗中皮肤和金发都反射着柔光的海妖,索林抱着那海妖从后门溜进了宫殿。奇力发誓,他只是从未见过舅舅用那样的眼神看过一个人,他只是出于好奇和关心,要是知道大殿里会传来水花声和其他什么奇怪的声音,他绝对不会躲在门口试图偷听他们谈话。

 

不过,他在听到海妖那声羞愤的“你在想什么!”之后便识趣地离开了。

 

索林不知道瑟兰迪尔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他睡意昏沉,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得老高,身旁的被单空空荡荡,屋里屋外的水池也都不见人鱼的踪影,就好像昨夜的一切都只是索林的另一个旖旎梦境而已。

 

战后有些事务要处理,他暂时不能离开埃雷波,昨天实在太累了,他的问题不仅一个都没有问出口,反倒产生了新的疑问。在索林看来,他已经和瑟兰迪尔有了某种程度的亲密的联系,可瑟兰迪尔的一切对他来说还是个谜。他的脑子里已经全是那个人鱼,这可不是什么好预兆,从未有过的焦躁和迷惑令他无所适从。

 

“菲力,你觉不觉得舅舅有点奇怪?”奇力拉住了正要去吃午饭的哥哥。

 

“什么奇怪?”

 

奇力又把菲力往角落里拽了拽,压低了声音:“那个海妖!舅舅和他关系绝对不一般。”

 

“你不会干什么蠢事了吧?”从小到大奇力的好奇心都重得可怕。

 

“不不不,先不说我昨晚的见闻。那个海妖救了溺水的索林,又特地过来告知魔族的入侵,他为什么没有唱首歌然后吃掉索林?而且那天,在祭坛上,舅舅看向那两个人的眼神简直能把他们杀了。”

 

“被你一说,还真的是......”菲力想起早上索林心不在焉走错路的事情,“所以你昨天看到了什么?”

 

“无意中路过,听到了一些...不该听的声音,你知道的。”奇力冲他眨眨眼睛,笑得神秘又嚣张,“这事儿让他知道我就死定了。”

 

菲力露出一副“你也知道啊”的表情,不过作为兄弟,恶作剧和好奇心的成分他也少不了。

 

“这么说,那尤尼斯就成为不了我们的舅母了,她是个挺好的姑娘。”

 

“你想得太远了,王室那些人怎么会同意让一个人鱼当王妃!不过到时候,我会站在舅舅那边支持他。”

 

菲力觉得奇力才是想得更远的那个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瑟兰迪尔已经四天未进食,他躲在池底,企图用冰凉的池水缓解难忍的疼痛。鱼尾里好像藏了无数把尖刀,正要挣脱束缚旋转着破皮而出,骨头破碎一般令他浑身无力,池底已经堆积了不少他脱落的鳞片,伤口还在汨汨不断涌出鲜血。他挣扎不得,只能咬紧嘴唇,下唇上已经留下一个个鲜明的齿痕和破口。

 

他清楚记得,多年前斯基拉曾有过心仪的男子,她一时情动,又不忍拒绝,和那个可怜的痴情男子度过一夜欢愉。——斯基拉几乎是含着眼泪和男人道别,紧接着神罚降临,她也受到了和瑟兰迪尔一样的折磨,而且比他更痛苦。

 

而那个男人,则在几天后死于海难。

 

卡吕布狄斯也是如此。从此后她们变得冷血无情,她们只会诱惑人类,和男人调情后再无情地吞之入腹。神赐予她们美貌和歌声,同时给予了最无情的诅咒——

 

海妖毕生得不到爱情。

 

外面的海上又是狂风大作雷声阵阵,稍有缓解的瑟兰迪尔浮出水面,闪电透过立柱将他的影子映在墙壁上,显得模糊而单薄。瑟兰迪尔的无助如同雨夜里摇曳的烛火,他希望索林能够在他身边哪怕什么都不做,仅仅看着他就能熬过这一劫,可他不能。他已经越界了,他一边希望索林离他远点,又一边无法控制地让自己靠近他,再这样下去,他会把两人一同推向毁灭。

 

是时候做出了断了。

 

贪婪是一切生物的本性,人神皆如此。他一次次地想要挽救索林的生命,却把自己推得越来越近。而如今,想到索林会离开他,想到也许再见时那人已是两鬓斑白,白幡高挂,徒留一抔黄土以寄思念,这痛楚远胜神罚的肉体之苦。

 

身下鱼尾又开始一阵剧痛,他抱紧了手臂发出闷哼,斯基拉和卡吕布狄斯关切地走进来和他一同待在池中,他觉得这两只海妖并没有那么可恶,起码对待他是这样的。

 

“很快就过去了。”卡吕布狄斯发现瑟兰迪尔的少数伤口已经开始愈合。

 

心直口快的斯基拉则摇摇头:“你确定不让他知道这个?如果以后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呢,你自己受苦不说,还会害死他。”

 

“我会......”瑟兰迪尔停顿了好一会儿,像是费了好大力气才说出下半句,“做出了断。”

 

“瑟兰迪尔,你默默关注他那么多年,这没那么容易......所以,为什么不用最好的方式解决?那也是你唯一的出路了。向那位......”斯基拉指着海洋的方向。

 

瑟兰迪尔只是摇头。

 

“你难道一生都要这样,做一只海妖?”

 

“我不会认错,更不会求得原谅。这是他的暴政,他的冷血。所以我会做到的,索林只是刚刚认识我,他很快会忘记我。世间没有扛不过去的事情,你们不会忘了我以前是谁吧?”瑟兰迪尔冲她们微笑,那笑容凄美又苦涩。

 

 

 

 

索林终于暂时得以歇息,他知道作为国王频繁消失不成体统,但他需要见到瑟兰迪尔,确定他安好,确定他在那天之后不是生气了或是怎么样,或者只是单纯地确定那并不是梦。

 

去往码头的路上他碰见了尤尼斯——她提着一篮浆果,见到索林,她微微低头行礼,带着害羞的笑容抬头望向他。

 

“好久不见,陛下。”

 

索林点头:“最近有些忙,代我向你父母问好。”

 

女孩摇晃着手中的篮子:“他们很好,我正要去码头给我爸爸送果子,他今天出渔,走的时候忘记拿了。你要去哪里?”

 

索林摸摸鼻子:“我出海去见一个朋友。”

 

想到瑟兰迪尔,他的笑容又不自觉深了几分。

 

“祝你一帆风顺!”女孩发出银铃般的笑声。

 

两个人边走边闲聊着,沿途他们碰到了小外甥奇力,那小子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,口中喊着舅舅脸上的表情却十分奇怪,就好像索林做错了什么事一样。他发觉的确有些日子没好好和他两个外甥谈话了。

 

扬起风帆离港,他盘算着到达海妖的岛屿的日子,急切的心情让他恨不得化身一条灵巧的旗鱼。想到就要见到瑟兰迪尔,几天的疲惫一扫而光。

 

他的心里第一次住进了人,心口饱胀而又不安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Eunice(尤尼斯)是个好妹子~

*下章甜一甜然后开虐(并不会很虐。

评论(8)
热度(30)

© 一池青鲤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