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式闭关,来年见。

Siren Illness 第五章(人类!索林×海妖!瑟兰NC-17)

Chapter 05.


索林觉得他的人生中一件怪事接着一件怪事,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。


 


就比如说他的宫殿里现在出现了一只海妖。


 


十分钟前,他还在议事厅和王室成员在会议的尾声中因纳选王妃事宜僵持着,两个外甥的突然闯入结束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。


 


“舅舅!要出大事了!”急脾气的奇力直接将索林从座椅上拽起,二话不说就拉着他向外跑。


 


索林无比感谢两个外甥的解围,与此同时他还处于大脑当机的状态,于是他拉住奇力站定问道:“什么大事?”


 


“他们要擅自处死那只金发海妖!”生死攸关,奇力来不及解释许多。


 


听到“海妖”两字,索林脸色一变,坐着的王室们也开始议论纷纷,索林长腿阔步向门口走去:“他在哪?”


 


“在祭坛!我们来的时候听到他们要毒哑他!”菲力答道。


 


这下索林自己都没意识到,他是怎样迈着一双长腿跑到了祭坛,两个年轻人在后面追得气喘吁吁。


 


“国王来了!”奇力在喘气的同时不忘远远地大喊了一声。


 


人群迅速让开一条通道,祭坛上的行刑者也停止了动作,索林压着脚步穿过人群,没忘记维护国王的威严。他几步走上阶梯,行刑的两个人连忙退后行礼,而他无暇顾及,只看到了石柱上的瑟兰迪尔,粗糙的麻绳将那人鱼白皙的皮肤磨出了血印,他的嘴里塞着布,无助的冰蓝眸子望向他,眼角还在淌着泪。


 


索林抽出行刑人腰间的长刀,在人们的惊讶声中割断束缚着瑟兰迪尔的绳索,顺势支撑住即将脱力倒下的瑟兰迪尔。行刑人已经吓得忘记接下国王用完的刀,赶上来的菲力替他收下。


 


“什么都不要说。”索林低声对瑟兰迪尔说道,取出了他口中塞着的东西,“奇力,菲力,帮个忙,把他抬到我那里。”


 


两个小外甥很听话,一路上只字不语。他们试过两个人合力抬起那个金发的海妖,然而不但姿势像是献祭不说,这海妖本身的重量也没多少,所以就由菲力一人将瑟兰迪尔横抱起。


 


奇力一贯的好奇心让他几次想开口问他的舅舅,而每每一抬头看到索林脸上复杂的神情便又乖乖闭嘴,总之,未来的某一天他会问出来的。


 


而菲力怀中的海妖表情则不怎么好,他从刚才的闹剧中缓过些神来,似乎对于这种“行走方式”很不满。他的舅舅和这海妖的态度都很是微妙,奇力觉得他脑袋中的问号快要漫出来了。


 


他们把海妖放在索林寝殿的浴池里,识趣地悄声离开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“所以,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 索林喘了口气,消化了一下人鱼出现在他浴池中的事实。


 


“......魔族。”瑟兰迪尔刚刚恢复的心神又紧张了起来。


 


“什么?”索林一头雾水。


 


“北方的魔族,他们正在向孤山岛行进,要抢夺孤山的领地和财宝。不出意外明早就会到,他们有十几艘战船。”


 


“你怎么......?”


 


“昨天午夜我亲眼所见。不管你是否信任我,都请为了你的子民和家园做好战备。”


 


瑟兰迪尔想必是连夜赶来,以他的性格竟然没有先数落那两个愚蠢的处刑人,急切的样子反而让索林定下心神。


 


“我从未说过不信任你。”索林没意识到自己眼中流露的笑意,他转身走出大殿,开始进行紧急部署。


 


瑟兰迪尔静静打量着索林的寝殿。


 


他所能看到的范围内,不远处是一张宽大的鎏金大床,床头有着狮头和花朵样式的金色浮雕,床上铺陈着华丽的金色白色织物,床边的矮柜及矮柜上面的摆件也都是金色,但除此之外,空旷的大殿就只有雕花立柱和瑟兰迪尔所在的水池。


 


天色渐暗时有侍从进入,点起墙壁四周的油灯,他们偷偷地观察水池里露出半截身子的美丽生物,好奇又恐惧。


 


直到入夜时分索林才再次出现,昏昏欲睡的瑟兰迪尔听到宫殿大门的声音一下子清醒了过来,关切的目光投向索林。而索林在推开大门看到水中的人鱼时仍旧呼吸一滞,不管是视觉还是认知都受到了冲击。


 


那人鱼在投映着粼粼火光的池水中,白嫩皮肤上面的血痕还依稀可见,就如同他第一次在船上见到他一般,目光颤抖地望着他。在这样的气氛中,两个人的状态都十分微妙。索林不由自主地将视线移到了那人鱼诱惑无比的樱唇,他已经不再是无知的少年,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的旖思,他在内心叹息着。


 


“你需要离开,瑟兰迪尔。”他走到了水池的边缘,蹲下身子。


 


瑟兰迪尔将颤抖的目光移开,再次看向索林时已恢复了往常的清冷:“我累了,今晚不走。”


 


索林开始逐渐摸清了瑟兰迪尔的一些性子,他知道这家伙一贯的嘴硬。但是战事将至,索林不能允许瑟兰迪尔待在埃雷波。


 


“如果你也信任我的话。回到你的岛屿去,我会取得胜利。”


 


索林向瑟兰迪尔伸出手,示意他靠过来。瑟兰迪尔迟疑着,慢慢靠近,眼神在索林的手掌和脸上逡巡,带着些防备,小心翼翼地将自己修长的手搭在索林宽厚的手掌上。索林起先是温柔地握紧他的手,接着单手发力,将瑟兰迪尔拉出水面,另一只手托住了他的鱼尾。凉滑的触感瞬间触发了索林好不容易忘掉的旖旎梦境的记忆,但他无暇多想,抱着怀中的人鱼走了出去。


 


瑟兰迪尔攥着索林的衣襟,粗麻布料的触感温暖而踏实。他想到了十几年前,也是在孤山岛,海中恶龙吞噬了繁盛的王国,他仿佛又一次看到战乱中那个勇敢又绝望的小王子。他深知索林对故土的执念,没人能承受失去两次家园的痛,那远远大过失去生命。而现在,他不再是当年的瑟兰迪尔,他一无所有,更可笑的是他甚至没有行走的权利。


 


他仿佛已经失去了眼前这个骁勇善战的高大人类,看到他的家园又一次毁于战乱,鲜血染上他宝石一般的蓝眸。


 


诸神在上,他一次又一次地救索林于危难,而这是否是上苍对他的惩罚,他注定要失去这个人类。


 


索林注意到怀中人鱼的呼吸中轻不可闻的哽咽。


 


恶战将至,他不确定胜利的把握有多少,但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保全家园平定安宁。直至此刻他仍旧不知道瑟兰迪尔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帮助他解救他,但这行为已经足够了,足够他去回报,足够让他明白此刻不想放开怀中人鱼的心情。


 


他一步步走向海滩,直至海水没到腿根才放下瑟兰迪尔。怀中的人鱼垂着眼帘,双手依旧攥着索林胸前的衣襟不肯放手。


 


“瑟兰迪尔...?”


 


瑟兰迪尔收紧手指,借着灯塔的光亮,索林看清了他脸上复杂的神情。


 


“把战场控制在海上。他们人很多,一旦登陆,局面不可控制。北方魔族的首领叫阿佐格,他十分狡猾,你要小心。我相信,你......”他没有继续说下去,因为索林的手覆上了他的手背,拉近了他们本就近在咫尺的距离,一时间他无处安放目光,只好盯着索林下颌浓密的胡须。


 


“你救了我两次......”索林并不知道,瑟兰迪尔已经是第四次救他。


 


显然瑟兰迪尔很久以前就认识他,而对索林来说,这是他第四次见到瑟兰迪尔,他不知道明天之后能否会有第五次见面,但如果这是最后一面,他只想做一件事情。


 


压在他心底很久,他早该明晰的事情。


 


对战争的焦虑,对子民的忧心,对眼前人鱼的离愁,复杂的情绪在心口几乎满溢,一张口就是一声叹息。


 


他轻轻含住了人鱼柔软的唇瓣。


 


怀中的人鱼意外地乖顺,任由他抬起下巴越吻越深,这感觉实在太美好,胜过梦境。为什么不早一点明白呢,索林在心中懊悔着。生涩的亲吻让两人近乎窒息,索林感到下唇一痛,接着胸口推拒着他的力道加大,分开了他们。


 


他就知道这金发的家伙不会那么顺从。


 


瑟兰迪尔抿着嘴唇,双颊泛着潮红,留下一句“你最好活着”便消失在海里。索林抹了抹唇上的血迹,淌着海水一步步往回走,脸上恍惚的表情显然还沉浸在刚才短暂的温存中,直到他看到城门下迎接他的巴林和德瓦林才回过神来。


 


二人带着复杂的神情看着他们的王,但什么也没说,索林点头,跟他们说一起去城墙上守夜。城墙上,他的表弟丹恩手持武器,威风凛凛,可看向索林的表情却不怎么好,他把索林领到一边。


 


“你应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”丹恩压低声音,“我在城墙上看得一清二楚。”


 


“我知道。如果你还想和我说关于王妃的事情,我们战争结束后再说吧,我的兄弟。”


 


“希望你没有被那漂亮的脑袋迷惑住。”


 


兄弟俩默契地没有将话题进行下去,而在他们看不到的茫茫大洋之中,瑟兰迪尔破水而出,躲在礁石后面,唇上的温度还没有散去,他不禁叹息着,如果事情朝着这样的方向发展下去,等待着他们的只有悲剧。


 


同时,瑟兰迪尔暗暗决定,他要留在孤山岛,索林舍命,他必相陪。


 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*找不到顺其自然接吻的理由,但是再不让亲,大舅怕是要祥瑞卤煮了【跪。傲娇这种生物呢,你不能跟他商量着来,直接行动就好了(虽然事后可能会被打被骂还死鸭子嘴硬...)。


预告:战斗结束后!有!肉!汤!


sy同步更新。

评论(9)
热度(34)

© 一池青鲤 | Powered by LOFTER